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3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妻子堂而皇之把"外遇"引進傢門,丈夫"寬容"以待,還與他稱兄道弟,把酒言歡。3個

2,有正能量的朋友:在你傷心難過的時候陪伴你,開解你。日領
妻子堂而皇之把"外遇"引進傢門,丈夫"寬容"以待,還與他稱兄道弟,把酒言歡。3個人竟然"和平相處"瞭6年!這不是一部荒誕劇,不是小說中的情節,而是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一則真實的市井故事。不過,結局是悲慘的。當這個"編外傢庭成員"在女性身上、在女性的丈夫身上和他們的孩子身上花光瞭幾乎所有的錢後,他不堪受到冷遇,無法面對將被"驅逐"的遠景,拿起一把菜刀砍向曾經愛過的女性。
>

  抵足三口之傢
  在碰到新的"意中人"之前,陳良度過瞭近4年的單身生活。
  他是1994年離的婚,孩子判給女方,屋子他也沒要,一個人住回到故世的父母留下的老屋子裡。
  幾年後,老屋子拆遷,陳良拿到10幾萬元折遷補償金,自己卻借住到姐姐名下的一套空關著的屋子裡。陳良的父母生瞭10個孩子,他是第9個,兄長和姐姐們都挺照顧他。
  陳良說,他之所以折遷時沒要屋子,是由於覺得拿現金"實在"。"我是個喜歡花錢的人。"
  一個人無所事事,陳良經常在棋牌室、歌舞廳等娛樂場所消磨工作外的時光。但自從熟���王麗後,他的錢開始有瞭固定的"流向"。
  那是1998年,陳良在一傢小公司開出租。王麗是他經常往的一傢浴場裡的服務員。見面多瞭,兩人互生好感。陳良40出頭,王麗比他小6歲。
  相識近半年,王麗下崗瞭。"從那時起,我們的關系近瞭一大步。"陳良說,王麗沒有急著往找工作,卻三天兩頭地來找他。陳良當然"不厭其煩",又是請她吃飯,又是陪她逛街。兩人關系日漸偷情,當陳良得知王麗是有夫之婦,並且還有個女兒後,也不以為然:"她說她和老公早就沒瞭感情,隻是名義上的夫妻。" >
  地下情"登堂進室"
  有瞭王麗後,陳良開車開得心不在焉,經常開瞭半天,就回來與王麗幽會一陣子,然後再上路。他"慶幸"自己找瞭一份"自由職業"。
  王麗告訴陳良,自己丈夫沉溺於麻將,平時根本不管她,也不天天回來。有一天,王麗幹脆叫陳良到自己傢來吃晚飯。還讓讀小學的女兒叫他"陳爸爸"。
  酒足飯飽,房門開瞭,進來的是王麗的丈夫。陳良有一點緊張,不料王麗臉不紅心不跳,她丈夫也早就熟悉他似的,客客氣氣請他再留一會兒,還新開瞭一瓶酒與他共酌。
  "地下情"就這樣"登堂進室"瞭。陳良逐漸把王麗傢當成自己的傢,經常跑往吃飯,休息日幹脆買好小菜老酒,上她傢做飯,一呆就是一整天。有時晚上酒喝多瞭,陳良就睡在王麗傢裡,她老公見怪不怪,聽之任之。
  "陳爸爸!陳爸爸!"王麗的女兒叫得越來越順口瞭。每個星期,陳良都要帶她出往玩。很多個傍晚,王麗的丈夫尚未回傢,都是陳良陪著母女倆吃飯。他們看上往似乎更像個"三口之傢"。
  連鄰居都看著陳良眼熟瞭。樓下的老伯每次見到他都笑呵呵的。大傢都在猜測,是不是王麗傢的哪個親戚,從外地"返城"瞭。
  對這種荒唐的關系,陳良、王麗和他丈夫誰都沒有點破,順其自然,過一天混一天。陳良說,他從沒想過讓王麗分居離婚,再和她結婚成親。"和王麗在一起隻是圖個快樂,幹嘛非得弄得她傢庭破裂?她老公能接納我,那不是更好嗎?" >
 甘心做別人的錢包
  陳良第一次上王麗傢時,發現傢裡什麼東西都很舊,除瞭一臺冰箱和一臺空調,再沒有什麼起眼的東西。
  那天王麗說要裝新的窗簾,陳良便陪她往瞭輕紡市場,看中佈料,定好尺寸。
  一周後取貨時,王麗叫陳良一個人往,陳良很慷慨地把錢付瞭。這是第一次。
  之後,王麗傢每每添什麼新東西,首先想到的就是陳良。29寸電視機、洗衣機、安裝自然氣、新傢具……陳良心甘情願地大把掏錢,王麗和他丈夫心安理得地照單全收。王麗傢的"小康工程"改造,陳良居功至偉。
  陳良曾經送給王麗一部手機,個把月後手機給她老公用瞭,於是陳良再給她買瞭一部。沒過多久,王麗女兒手上也有瞭一部。
  王麗出門買衣服,身上一分錢不帶,隻需把陳良帶往就行瞭。據陳良說,他每月還要給王麗千把元"零花錢"。她女兒的學費、零花錢,也都是他給的。
  開出租辛辛勞苦掙的錢和以前的積蓄一點一點被蠶食。陳良絲盡不心痛,覺得王麗肯用她的錢,就是"看得起他"、"喜歡他",他願意為她付出一切。
  問陳良,王麗好在哪裡?
  陳良說不出頭緒,"反正就是喜歡!"王麗所做的唯一讓他感動的一件事,就是天天幫他洗衣服。
  被"掏空"才醒悟
  陳良陷進這樣一個畸形的"三角"後,兄弟姐妹不止一次勸他不要"玩火",但他始終執迷不悟。
  唯逐一次萌生往意,是那天陳良打開王麗的傢門時,發現王麗和一個陌生男子在一起。那次陳良真的火瞭,把自己買給王麗傢的一套數千元的傢具砸瞭個稀爛。"我憤憤地從她傢走出。可她馬上跑過來拖我回往,眼睛都哭紅瞭。"
  陳良的心軟瞭,兩天後又送瞭臺嶄新的微波爐給王麗,以示"道歉"。
  6年過往瞭,陳良的積蓄所剩無幾。偏偏在今年初,他開車發生嚴重車禍,出租車提前報廢。
  陳良暫時成瞭"無業職員",他卻很開心,由於能有更多時間陪王麗瞭。可王麗莫名其妙對他冷淡起來,這可是6年中從沒發生過的呀。
  不開車就沒有收進,陳良不能像以前那樣,每月給王麗"發放"零用錢瞭。王麗連續兩個月沒有領到錢,便不再給陳良洗衣服。
  陳良一直擁有王麗傢的房門鑰匙,可有一天在她傢睡瞭一晚後,鑰匙不知往向。第二天,陳良問王麗是不是她把鑰匙躲瞭起來,王麗冷冷地說:"我傢的鑰匙你這麼當寶貝幹嘛?沒有鑰匙,以後就不要想來就來瞭。"
  到瞭中午,陳良還沒有離開。王麗自顧自睡午覺往瞭,陳良一個人在客廳裡喝著悶酒。"我越想越氣。她傢裡那麼多東西都是我買的,我在她身上花瞭這麼多錢!她把我當什麼人瞭,難道我隻是她的錢包?"
  陳良決心要教訓王麗一番。他熟門熟路來到廚房,找出一把菜刀,跑到王麗的房間,把她砍得頭破血流,然後打110報警……
有晚上的工作是現領薪水的嗎?你要養成 “三不”,“三多”:不批評、不抱怨、不指責;多鼓勵、多表揚、多讚美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